乔鸣歌.黄沙楼兰

春光曼妙不见你

看哭。呜呜呜我本来不吃黄沐因为这篇文入坑。

Artemis玖月灼尔:

想在lof里挂一天,虽然是虐文可是写的好赞QAQ


薄薄的单颜颜颜宴瑾:



民国向。




黄少天×苏沐橙




浮世绘七。





(一)




“这些年,我心里一直有你。”




“能怎么样呢。” 




(二)




“今天见到他了。”




清秀的字体随着滑动的笔尖跃然于纸上,苏沐橙伏在灯光下认认真真的记着,写到这一句时,她突然停了笔,盯着那个“他”字不由得走了神。




时过境迁,苏沐橙着实没想到会在五年后再次见到黄少天,或许是她看错了——她坐在车上,那个身影就那样一晃而过。但只要一想到他,她的心都柔软了起来,像是棉花糖,一戳就是一个印,每一个陷下去的地方,都装满了他们的回忆。




从她认识他开始,她就知道他的话一向很多,那时一群小伙伴都住在一个大院里,她刚刚搬过来,哥哥和叶修整理房子把她拎了出来,她老老实实的坐在屋前的青石阶上,双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发呆。




而黄少天就在那个时候从对面的房子里蹦哒出来,注意到了坐在对面的像个洋娃娃一样精致的苏沐橙,端详了一会,欢乐的跑了过来。




苏沐橙正游神,一片阴影就遮了下来,她懵懵的抬头,黄少天的话就跟了过来,“嘿你好我叫黄少天,你是刚搬来的苏家的小孩吗?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要不要我带你去玩,认识认识其他人?” 




苏沐橙愣愣的看了他一会,才缓过来,点了点头,黄少天得到允许立马拉了她的手,冲向了其他人家。




随着年岁渐长,大院中几乎每个人都被他说的烦不胜烦,而她是少数几个能够把他三句话整合成一句话找出有用的消息的人,时间一久,他们之间就有了一种默契。




不过他话虽多,但人还是足够冷静和耐心的。




思及此,苏沐橙用钢笔尾敲敲自己的嘴唇,忍不住笑了。




回忆如此美好,温柔的时光,缱绻的岁月,如同轻轻的云雾弥漫过心间,但揭开那一层薄纱,留下的却只有空白和荒凉。




五年前战火迅速蔓延,他们当初一同在大院里长大的伙伴,有的死在了炮火中,有的人失去了联系,哥哥和叶修加入了当时迅速建起的嘉世,她作为家属也被带了过去。




从战争爆发开始,直到她安定下来,她都没能和黄少天说过哪怕是一句话,待到战火稍稍平歇,她却再也找不到他了。 




她明知不该去想,却还是克制不了自己,她最喜欢在身边人的旁边跑着龙套,被人忽略也甘之如饴,哥哥、叶修还有黄少天,但他们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她,此时再想就算不难过也不免心情沉郁。




苏沐橙叹了一口气重新装了笔水,认真的用三条横线划去了刚写不久的那一句短短的话,收了本子和笔,关上灯休息了。




没必要的软弱,明早起来,忘光吧。




(三)




“这是你的新任务。”




在苏沐橙天亮就起刚刚洗了把脸后,她就被嘉世老板陶轩第一信任的人她的部长崔立叫去了办公室。




崔立下达任务一直都很简洁,目标人物照片,时间地点和要完成的事。




“是!”苏沐橙接过写着那些东西的纸张,行了一个军礼,而后走了出去。




夜晚。




太阳落下,夜幕降临,霓虹灯勾勒出了百乐门三个字,才开始属于它的狂欢,激情的音乐连续不断,舞池里男男女女穿着华丽的起舞,到处都是欢笑声。




苏沐橙穿着有红白花纹的旗袍,黑色的长发束起尾巴打着卷,她脱下白色的手套坐到了吧台前点了杯酒,旗袍的开叉处可以看到她修长的双腿随意的交叠,苏沐橙打了个哈欠一派慵懒的模样耐心的等待着目标人物的出现。




好在嘉世的情报部依旧很准,刚到时间,那个人就出现了。




她这一次的目标是一名三十出头家财万贯的珠宝商,不过他不只是珠宝商而已,他还是广州新崛起的势力蓝雨的财务支持人之一,嘉世近期在广州有些动作却被阻碍,陶轩要她绑了珠宝商消失几天再放回,以此来警告蓝雨。




那珠宝商很快就融进了舞池,苏沐橙放下了酒杯,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也跟着滑入了舞池中。




若即若离的出现在目标人物的身旁,随意的与其他人搭着舞,过了一会儿,音乐变得缓慢,苏沐橙看准了时机转了个圈,状似无意的放开现在舞伴的手,旋入了男子的怀里。




“呀……”准备好的轻呼脱口而出,苏沐橙双手抵在他胸前,低低的声音糯糯的带着惊慌,“先生对不起。”




珠宝商抚稳了她的身子,苏沐橙立马垂头小声道谢:“谢谢啦。”




珠宝商笑笑,“不客气。”眸光在她的身上流连。




苏沐橙也不纠缠,收回抚在他身上的手时,指尖划过男人的领带,白皙的手指印着黑色的领带好看极了,她笑着,不经意的,眼角眉梢都是诱惑风情,黑色的长发散发着幽香,在彩色而迷乱的灯光下像是一只勾人的妖精。




苏沐橙不仅长的很漂亮,而且她的美不是那种具有攻击性的美,她就像蜿蜒而过的溪水,清澈而悠然看上去非常舒服,这一大利器嘉世怎会放过,所以她出的任务多多少少都需要她贡献皮相。




她早就习惯了目标垂涎的神色,她无所谓,若是自己的长相可以帮助自己快些完成任务,又何乐而不为呢? 




看到男人直愣愣的目光,抚在她肩膀上的两只手都还在原处,苏沐橙知道她的目的又轻松的达成了,随放开领带,再一笑,轻巧的从他身边掠过,男子想都不想的就跟了上去。




百乐门依旧人声鼎沸,四周都是跳舞尖叫欢笑的人们,苏沐橙轻松的在人群中穿梭,像只抓不住的漂亮蝴蝶,偶尔在侧身的时候回头看一眼。




直到走到人群边缘,苏沐橙都没有遇到阻碍,眼前有人,她一个转身想要避过去,却被那人揽进了怀里,手暧昧的环住了她的腰。




苏沐橙微皱了眉,手抵在那人的胸前欲推开他,抱住她的人感觉到了她的挣扎,环的更用力了。




见他态度如此坚决,苏沐橙心里暗道“不好”,一回头,就发现目标人物果然离开了。




而此时,那人低下了头,缓缓的似有些艰难的在她耳边道:“苏妹子……好久不见了,这几年过得好不好,感觉瘦了呢,叶修他没有照顾好你?”




苏沐橙在那一瞬间停止了挣扎,什么任务都被抛之脑后。




这个声音……




记忆浮现,连带着陌生的怀抱都变得熟悉而温暖。




他长高了不少呢。




苏沐橙想笑,可是却笑不出来,眉间是撕不开的紧,“这么多年没见,话竟然变少了。”




她抬起头,茶色的眼眸雾蒙蒙的沾着水汽,眸光柔软眷恋,“黄少天。”




.




黄少天把苏沐橙带出了百乐门,苏沐橙也不管自己失败的任务,任由他拉着她的手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开门进去关门一气呵成。




他们一进屋就开始接吻,断断续续的,从门后到了床上,唇齿交缠间,暧昧的水声在寂静的夜里十足的清晰,他的手指顺着拉开的拉链贴上了她细腻的腰身,明明是冰凉的,苏沐橙却感觉他抚着的地方一片灼热。




明明他们才刚刚重逢中间隔了五年的空白,明明他阻止了她的任务,可是此刻她已把这些通通忘了,沉淀了多年的思念爆发。




什么叫干柴烈火,苏沐橙今天是体会到了。




她就是那孤立无助的柴,遇上了名为黄少天的火种,“噌”的一下就烧了起来。




苏沐橙在黄少天的身下体会到了不一样的疼,她忍不住想要蜷起身子却被身上人压得死死的,眼泪不自觉的淌出,滚烫的泪水划过她的脸颊流入了耳边。




“沐沐,疼不疼?”黄少天轻声在她耳边问。




苏沐橙抱紧他,摇了摇头。




怎么会不疼。




可是有多疼,就有多少不想让他离开。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像猫咪一样含糊不清,却清晰的传入黄少天的脑海里,“我好想你。”




这么些年,时光流过,从始至终我的眼里只看得到你。




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好想好想你。




黄少天俯下身,手指插进她散开了的长发间,心疼的亲吻她的眼角,舌尖卷去她的泪水让他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苏沐橙苏沐橙苏沐橙。




她在这里,在他的怀里,不是梦回时的空茫寒冷,不是笑容落下后的孤寂思念。




一想到这点,黄少天就觉得自己心软的揉一下就会冒出水。




他朝思暮想的姑娘啊,他终于又见到她了,终于得到她了。




到最后,苏沐橙搂住了黄少天的脖子,甜腻娇柔的声音在他耳边一遍一遍的轻轻唤着他的名字,把自己最的脆弱的腹地毫无防备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黄少天抱紧了他的姑娘,拨开她汗湿的长发,亲吻她的脖子,轻轻咬住,喘息着交付了所有。




两人的身躯无空隙的贴合着,就算汗水黏糊糊的,也不想去理会。




黄少天静静的抱着她,手指卷着她的发丝,竟然没有说一句话,久别的重逢,他们都失控了,但是他不后悔。




苏沐橙迷迷糊糊的过了好一会才缓过了神,夜风穿过带来了凉意,她微微瑟缩了一下,黄少天立马就感觉到了,把被子往上拉遮住了她的肩膀。




“沐沐,”又过了好一会,黄少天开口道:“能告诉我,你为何会入嘉世吗,叶修呢?”他坦白,“我在部长那看到了你的信息才过来的。”




话说的已经很明显了,黄少天是蓝雨的人,他们是敌对的。




苏沐橙闻言僵了一下,黄少天往被子里滑了进去,安抚的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苏沐橙沉默,将脸埋进了他的怀里。




两年前哥哥苏沐秋因任务逝世,叶修和陶轩爆发了一次大争吵,两个月后叶修也失去了踪迹,只留下一句“等我回来”,她想去找他,可天下之大,又正值战乱,她一个不过二十的女子又如何能找得到?




更何况,她的脸在她没有安全保障的情况下,会加大她的危险。无奈之下,她入了嘉世接受严酷的训练,一边筹钱等叶修回来,一边想让自己强大起来。 




黄少天也不逼她,只是抱紧了她,一下下的拍着她的后背,一点一点的从她的体温中获取填满五年相思疾苦的温暖。




“叶修失踪了,我……没地方去。”苏沐橙闷闷的声音从他的怀中响起,简单的交代了因果,黄少天知道她在乱世中想要生存实属不易,这个原因他也猜得到,只是没料到造化弄人。




“不说这些了,”苏沐橙抬起头,揽住了黄少天的脖子,蹭过他的胸膛微微往上挪了挪,细腻的皮肤摩擦重新的点燃了他们之间的火焰。




黄少天翻身,重重的吻住了苏沐橙。




不顾一切的缠绵,仿若没有明天。




(四)




五年前战争一起,他就被父亲带离了那时处于前线的杭州,去了广州的叔叔家,被迫的分离,黄少天却无可奈何。




战火逐渐蔓延,家破,他和从大院里一起逃离来广州的喻文州被一个叫魏琛的收留,加入了地下掌控广州的蓝雨。




他斩杀军统的某中将获“妖刀”之名,继而在蓝雨大放光彩,有了蓝雨的情报部,得到消息来的容易多了,可他始终不知道苏沐橙的下落,只知道她的哥哥苏沐秋与叶修效力于嘉世,他甚至都不知道她是否活着。




直到三个月前,嘉世的手伸到了广州,妄图扰乱蓝雨的势力时,他第一次得到了苏沐橙的消息。




有去过杭州的提起,嘉世大本营附近住了一个美人儿,看上去温和如水一般,茶色的眼眸看起来漂亮极了。




他那时在旁边犯困,半梦半醒间听的不甚清楚,于是随意的问了一句,“知道那姑娘叫什么吗?”




“听她邻居叫的,是……姓苏?”




黄少天一下子就醒了,立马坐了起来盯着那人问道:“等等,你再形容一下她的长相。”




同事都奇怪黄少天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那个人也是迷茫,但还是复述了一遍,“长的很漂亮,头发很长,眼眸是茶色的。”




是苏沐橙……




黄少天靠回了椅子。




没想到这么不经意间就得到了他想了五年的人的消息,黄少天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待到喻文州走到他的身边,敲敲他的手背,“确定了?”




他点头。




喻文州若有所思道:“少天,如果沐橙是嘉世的人,你打算怎么办?”




住在嘉世附近,哥哥和亲近的人又曾效力于嘉世,喻文州的怀疑也完全不是没有根据的。 




他记得他懒洋洋的躺在长椅上,虽还是像往常一样,但话语中却显露出十足的坚定,“哈哈哈部长你说什么呢,你也知道她从来都是一副温吞平和想在苏沐秋叶修身边画圈圈的模样,怎么会入嘉世呢,再说了叶修和苏沐秋也不会让啊,没有如果的。”




然而当现实摊开却是那么残忍。




他手上他们在嘉世埋进去的卧底传来的嘉世最新成员名单里,苏沐橙的名字和生平赫然在上面。




苏沐橙,二十三岁,孤女,唯一的哥哥三年前逝世,嘉世暗杀部11号成员。




“我要出这次任务。”




良久,黄少天才开口,看向不知何时来到他旁边的喻文州,一字一句道。




他们的支持商之一要去杭州,总部正在选人保护那个珠宝商。




“好,”喻文州应了。




他和喻文州以及其他两名同事一起跟着珠宝商来到了杭州,前几天都风平浪静,直到第五天,何老板常去的百乐门里有了苏沐橙的身影。




他不远不近的跟着,看着苏沐橙更加成熟的面容,模模糊糊的与心底的身影重合,碰到了她,才有了真实感。




珠宝商看到是他,也明白了苏沐橙的身份,立马离开了百乐门,而他明明任务完成了却舍不得放开她。




她长高了一点点,却好像瘦了好些,比之少年时代少了不少肉。




这些年,她到底过的怎么样。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苏沐橙,小脸白皙莹润,茶色的眼眸似水,他看着,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像是汹涌的潮水,冲破了心间的河堤,他控制不住的拉着她离开了。




发展的那么快确实是出乎了黄少天的意料,一向冷静的机会主义者失去了冷静,他原以为只有自己的单相思,没想到苏沐橙和他抱有一样的心思,两个人都没有克制自己的情感,让他们第一夜就有了肌肤之亲。




不过他不否认最开始,他是有嫉妒的成分在里面。




那样魅惑的姿态,让他不自主的猜想她之前出过多少次类似的任务,他竟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看到的人。




带着醋意和绝望的缠绵,刻入心骨。




他们,没有将来。




(五)




待到两个人整理好一切踏出黄少天住的地方时,已是下午。




他们牵着手像是普通的小夫妻一样走在路上,不提阵营,不提未来,随意的看着路上的人或事。




天气晴好,阳光温柔,透过树荫被切割成小块洒在青石板路上,路边卖东西的叫喊声不绝于耳,有小孩儿拿着糖葫芦跑过,留下阵阵欢笑。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中他们竟然走回了小时候住的大院。




苏沐橙放开了黄少天的手,跑到了她住的那间房的前面,毫不在意的坐到了房前的青石阶上,双腿并拢在身前,手肘放到了膝盖上双手往下巴上一撑,笑盈盈的看着他。




她穿着他上午出门买的小洋装,头发卷卷的,云卷云舒,她就像看到了初见时的那个洋娃娃,漂亮又乖巧的模样。




苏沐橙用脚尖点了点她身前的一个位置,“少天你还记得你有一次在这里做鬼脸,然后被张佳乐看到的事情吗。”




黄少天坐到了她的身边,忍不住笑了,“怎么会不记得啊,张佳乐因为那事狠狠地嘲笑了我好长一段时间,真是个混蛋。”




苏沐橙侧过脸看他,“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她那时也是这样坐在这儿,撑着下巴闷闷不乐,黄少天从学校回来就看到了她,立马跑了过来。




“咦苏妹子你怎么了,这么安静,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带你去看医生……噢,没考好啊,这没什么啦,来来来看我,笑一个笑一个笑一个。” 




他用手扯开自己的嘴,吐着舌头做了个怪里怪气的鬼脸,苏沐橙看了一会,憋不住的开始“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其实想想也真好啊,他们还活着,还能见面。




苏沐橙半眯着眼,看着蔚蓝的天空。




黄少天把她半揽进怀里,平时话多的青年安静下来,身上有了年岁渐长后的冷静和沉稳,他的下巴抵在苏沐橙的发上,享受着得之不易的安宁时光,静谧而悠长。




过了一会,苏沐橙拍拍他的手,半抬头瞅着他,“诶,你不说话,我一下还不习惯了。”




黄少天难得的无语凝噎了。




苏沐橙的手抚上了他的肩膀,吻落在了他的眉间,一触即走,脸上是狡黠的笑容。




黄少天捏了捏她的脸,跟上去啃了一口,“你这人,真是太破坏气氛了,怎么赔?”




苏沐橙笑眯眯的跳下青石阶跑远了,“没有的赔啦。”




时间飞快的流逝,夕阳西下,黄少天牵着她的手走出了大院,走出了最初相遇的地方,迎接即将到来的分离,像是一起漫步过了这十几年没有空隙。




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终结。




黄少天狠狠的拥抱了她,低下头在她耳边,吐露了潜藏多年的爱恋。




“沐沐,我爱你。”




随即放开了她,垂着眼看着她,一遍又一遍,想把她的模样深深的再次刻入心底。




苏沐橙扯了扯嘴角想笑,却始终无法勾起最美的弧度,忍住泪意,泛白了指尖,“再见,”她低声道。




她退后几步,转过身,两人终是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回到自己的家,关门声“吧嗒”后,如往常一般的安静却让苏沐橙感觉到了荒凉。




脑海里不断的回响离别前黄少天对她说的话。




世间最温柔的情话,她听到了,却再没有机会听第二次。




苏沐橙捂住嘴,想着那个少年,靠在门后无声的哭泣。




(六)




任务失败后的第三天,苏沐橙被陶轩叫去了他的办公室。




“今天叫你来,原因你也懂得。”陶轩站在红木桌后,手指扣着桌子,看着她。




“是。”苏沐橙敛眸。




“不过,我在你的一本书里发现了这张照片,”他走到了她的面前,指尖捏着那张薄薄的纸。




那是他们还没经历战乱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去玩时,她拍的,照片上的黄少天回头看着她,眼角眉梢都带着笑,像阳光一样,背景的烟花绽的绚烂,却都比不过他。




“如果你丢不掉之前的记忆,迎接你的就只会是失败。”




毫不留情的,照片甩到了她的脸上,薄薄纸张的边角划过她的脸颊带来了一丝痛感。




她的视线忍不住随着照片而下,少年清澈的笑容在她眼前往下往下——




照片轻飘飘的落地。




消失。




“……明白。”




入了嘉世的门,首先就要把自己的心变冷。




她一个人,怎么和嘉世抗衡。




苏沐橙缓缓的蹲下身捡起了照片,紧紧的捏着,照片在她的手中扭曲,上面的人的脸逐渐模糊, 她觉得自己的心也在自己的手下紧缩着,几近窒息。




陶轩冷笑了一声,看了她一眼,走了出去。 




苏沐橙站起身,面无表情的一步步走到垃圾篓边。




不过几步路的距离,她却想到了很多。




“嘿你好我叫黄少天,你是刚搬来的苏家的小孩吗?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要不要我带你去玩,认识认识其他人?”




她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咦苏妹子你怎么了,这么安静,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带你去看医生……噢,没考好啊,这没什么啦,来来来看我,笑一个笑一个笑一个。”




一下又一下,沉稳而平静。




“苏妹子……好久不见了,这几年过得好不好,感觉瘦了呢,叶修他没有照顾好你? ”




如同回不去的过往。




“你这人,真是太破坏气氛了,怎么赔?” 




如同今后可望到尽头的未来。




“沐沐,我爱你。”




她抬手,将手中的一团扔了进去。




照片进去那一瞬间,她猛然拔枪,对着空中一发接一发的打出去。




一声声接连不断,但总有完的时候,就像绽开的烟花,就像他们相伴的路途。




黄少天。




再见了呢。




她笑了,泪流满面。




.




暗截珠宝商又一次的失败,就算陶轩换了人去,也被蓝雨派出的人阻止,而他们一行人马上就要离开了。




苏沐橙接到了任务通知,她按时开到了崔立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走进去看到的却不是崔立,是陶轩。




她有些奇怪,但依旧走上前,行了个军礼。




陶轩靠在桌旁打量了她好一会才走上前,没有给她任务单子,而是掏出了她身上的配枪,慢慢的放到了桌子上,压在了一张报纸上,笑着看着她。




苏沐橙的视线顺着他的动作落到了报纸上,那张报纸的头版报道了黄少天成名的任务,加黑的大字清晰而明确——蓝雨妖刀斩杀军部某中将。




她在那一瞬间就明白了陶轩的意思,无边的冷意弥漫上她的全身,苏沐橙握紧了手,克制住自己的颤抖,盯着自己的配枪,微微抿着唇并不用力唇角却泛了白,目光倔强而悲伤。




他要她……




陶轩走到她的身边,抬起手想拍拍她的肩膀,被她迅速的闪过了,他的手顿了一下放了下来,不在乎的继续开口,“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很好的。”




“是。”苏沐橙如同往常一般应了,拿回自己的配枪转身走了,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抬头看陶轩一眼,她怕她会不顾一切的杀了他。




可是没有她,还有其他人,她意气,没有任何好处。




.




苏沐橙一会到家就把所有的灯都打了开,明亮的光线下,她盘腿坐在床上,拿着布仔仔细细的擦拭着跟过她哥哥,跟了她三年的配枪。




一寸一寸。




“比之存活,死又如何。”




她低语,垂着眼,睫毛颤抖着在脸上打下一圈阴影,她笑了,微小的弧度却那么勉强倔强,带着数不清的苦楚与无奈。 




夜深了。




(六)




离开的那个早上,黄少天接到了苏沐橙打来的电话,她想来送他,在他上船的码头的旁边。




黄少天自是答应。




海风阵阵的码头,苏沐橙穿着那天的小洋装,踩着绚丽的日光走到了黄少天十几步远的地方停下,看着他,眷恋而不舍。




她拖到了最后一天,接到任务的时候她就知道陶轩已经开始不信任她,他没必要杀黄少天与蓝雨结仇,他想看到的是她的态度而已,所以在暗处就有狙击手瞄准了她。但就算这样她依然来了,不过是因为不敢以他为赌注罢了。




黄少天看到她,扬起了笑容,阳光都仿佛揉碎在了他的眼里。他一直都是这样灿烂的模样,在血腥里滚过也丝毫未变,不像她,逃不开时光的侵袭,再没有了当年的明媚。




苏沐橙站在风里拿出手提包里的枪,抬起,对准了黄少天的心脏,枪口深黑,不见丝毫颤抖。




死有何惧。




她不怕。




黄少天不明所以,笑容慢慢的收敛,他感觉到了苏沐橙的不对劲,无视了对着他的枪想要靠近她。




“别过来!”苏沐橙退后一步阻止了他。




他们之间,二选一。




“少天,快离开这里。”她强撑起笑容看着他。




可她怎么舍得。




“对不起,不要忘了我。”




怎么……舍得。




“嘭!”枪口迅速调转,在苏沐橙向狙击手开枪时,子弹同时也向她袭来。




血液飞溅,她看到的最后,是黄少天被匆匆赶来的同伴带走的画面。他今天就要回广州了,只要他回到了蓝雨的势力范围,他就是安全的 。




意识流失,苏沐橙想起他们分别前的新年,他牵着她的手跑到河边,灿烂的烟花在那一瞬间绽放,她惊喜极了,举着糖葫芦跟着烟花欢笑,而他就在绚烂的光线中,笑容清澈的回头看着她。




她在那一瞬间就动了心。




之后,便是一世牵挂。




.




黄少天从被带离码头上了船开始就仿佛是在梦中一样。




恍惚间,光阴交错,时光散乱,他回到了年少时他们一起住的那个院子。




苏沐橙的房间后面对着个小花园,门外,就是开满了花儿的院子。




他看到房间里的苏沐橙抬起双手,轻轻哼着调子,走了几步忽的转了个圈,宽大的裙子随着她的动作旋出了一个圆,柔软悠然的模样。




像花瓣一样。




黄少天想。




她转了一会就看到了门外的他,停了脚步,看着他,眼眸如同落满了星子的夜空,笑靥如花。




“你回来了呀。”




——————————


评论

热度(118)

  1. 乔鸣歌.黄沙楼兰回收电器玖哎呦 转载了此文字
    看哭。呜呜呜我本来不吃黄沐因为这篇文入坑。